我国保险代位权行使的立法问题及建议

2023-10-07 20:14

本文内容导航:

  【演讲题目】国内保险代位权制度立法研究
  【绪论第一章】保险代位求偿权的概念、性质及原则
  【第二章】不同情形下保险代位权的行使
  【第三章】保险代位求偿权行使的限制
  【第四章】我国保险代位权行使的立法问题及建议
  【结论/参考文献】保险代位权行使完善研究结论及参考文献

  第四章我国保险代位权行使的立法问题及建议

  1。我国的相关规定及存在问题《海商法》。

  我国于1993年通过《海商法》,在第252条、第253条、第254条、第256条中对保险代位权作出了相关规定。第252条明确规定了保险代位权,第256条明确规定了实际代位权。人们对这两项权利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第252条第一款规定:“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保险标的的损失,因第三者原因造成的,被保险人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自损失之日起相应转移给被保险人。第256条规定:“保险标的物遭受全损,保险人支付保险金后,保险人可以取得保险代位求偿权。”这里所说的全部权利不包括赔偿全部损失后发生的索赔,仅包括赔偿全损后因保险标的进一步受到侵害而产生的索赔以及保险标的全损后剩余价值的财产权。

  根据《海商法》第252条、第254条的相关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看到我国《海商法》下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范围。第254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人从第三者取得的金额高于被保险人支付的保险赔偿金的部分,应当返还被保险人。与《保险法》的相关规定相比,《海商法》的这一规定扩大了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范围,而不仅仅是其对被保险人的赔偿。该条款对第三方没有影响,第三方也没有因此遭受任何损失。因此,它不能拒绝保险人的赔偿,赔偿范围是保险合同当事人之间的内部分配问题。此外,《海商法》第252条并未明确规定海上保险代位求偿权的法律性质,无法判断其是法律赋予的还是基于普通债权的转让。该条可以修改为:“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保险标的的损失,因第三人原因造成的,自保险人赔偿之日起,被保险人有权代位追偿。”被保险人在保险赔偿范围内的权利。”第三方要求赔偿的权利。”

2。我国相关规定《保险法》。

  我国现行的《保险法》于1995年通过,并于2002年、2009年、2014年进行了第一次修订。现行有关代位求偿制度的法律规定有第四十六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和第六十三条。第四十六条涉及人身保险合同的规定,第六十条至第六十三条涉及财产保险合同的规定。关于代位求偿权的适用范围,第六十条第一款主要规定: (一)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理赔后,可以行使保险代位求偿权; 2、保险人请求第三人对索赔要求进行认可。金额不能超过赔偿金额。第三者及时赔偿被保险人全部或者部分损失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索赔时,可以减少第三者已经向被保险人支付的赔偿金额。第二款规定,保险人依照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的有关规定行使代位求偿权。如果被保险人仍有损失未得到赔偿的,他仍可以向第三方索赔未赔偿的部分。赔偿。根据《保险法》的规定,代位权适用于财产保险,但代位权不适用于人身保险。

  由此可见,我国的《保险法》似乎已经确定了保险人可以行使代位求偿权的对象,并对请求范围进行了限制。即使保险人已经对第三者行使了代位求偿权,此时被保险人所遭受的损害如果没有得到充分赔偿,则被保险人可以向第三者主张未赔偿的部分。这样,被保险人的利益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不足的是,无论是之前的《海商法》还是后来的《保险法》,都没有对保险人行使保险代位求偿权的具体方式做出更详细的规定。的权利,这使得该权利在实践中的行使非常困难。

  3。我国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三节共5条,用于规定保险代位求偿权。虽然不是很全面,但足以说明行使保险代位权的重要性。第九十三条明确规定了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的范围。其对第三人代位求偿请求权的赔偿范围为其向被保险人支付的保险赔偿金额。此规定与《保险法》相同,但与《海商法》不同。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五条明确规定保险人可以参与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诉讼,更有利于此类纠纷的解决,解决法院与当事人之间的诉讼负担。第九十四条明确,在程序上,保险人应当以自己的名义向第三人提起保险代位诉讼。但由于此类海事诉讼法是单行法和从属法,因此在实践中会造成弊端,即当保险代位求偿权不属于海事诉讼时,保险人也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对第三人提起诉讼。 。因此,《海商法》和《保险法》还应增加上述详细规定。

  根据保险合同基本原则,保险公司通过代位求偿方式向第三人取得的赔偿金额应当以保险公司实际支付的赔偿金额为限。但对比以上三个法律规定,《保险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都有类似的规定,即保险公司的索赔范围有限,即实际赔偿金额,但《海商法》的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向第三者取得赔偿”,如果获得的赔偿超过被保险人支付的保险赔偿金,超出部分的部分应当退还给被保险人。超过被保险人缴纳的保险金额的金额。从法律统一的角度考虑,《海商法》的相关规定应修改为与《保险法》的规定保持一致。

  4。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相关规定。

2013年通过实施的《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六条规定:“保险人无需借用被保险人名义行使代位求偿权,可以自行行使代位求偿权。”根据《保险法》相关规定,保险公司行使代位求偿权的,应当自取得代位求偿权之日起两年内行使。实践中,保险人以谁的名义行使代位求偿权一直存在争议。针对这一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对国内外法律中的法定保证金转让理论进行了审查,最终认定保险人以自己的名义行使代位求偿权。

  关于诉讼时效计算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根据我国保险业实际经营情况和客观执行效果,确定了有利于保险业健康发展的计算方法,从保险人取得保险代位求偿权的日期。第十六条的规定将为保险公司代位追偿工作提供有力支持。保险公司以自己的名义追偿,大大减少了其在诉讼中对客户的依赖,减轻了客户的负担。

  诉讼时效的运行独立于被保险人,延长了保险公司行使追偿权的时间,更有利于保护保险公司的权益,降低被保险人的保险成本。整个受保群体。

  该司法解释明确了两项内容,但仍不够全面,无法真正解决实践中的相关问题。自1995年《保险法》颁布至今已有20多年,保险相关法律法规尚未对保险代位权在实践中如何体现的问题做出回应。立法进展缓慢,导致法院和当事人在实践中仍然无法为一些问题提供证据。例如,《保险法》明确规定,虽然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其他成员是保险代位求偿权的行使对象,但保险人不能对其行使保险代位求偿权。但法律并没有具体界定家庭成员和成员的范围。例如,保险法的适用范围是否太窄,是否应适当扩大。

  5。关于保险代位权相关法律规定的立法建议。

  目前,关于保险代位求偿制度,虽然我国相关《保险法》、《海商法》等已逐步推进立法完善,但仍存在上述介绍的一些问题。笔者拟提出以下立法建议,以促进保险代位求偿制度在立法上的完善。

   (一)明确补偿对象。

  2014年新修订的《保险法》明确规定,虽然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成员是保险代位求偿权的行使对象,但保险人不能对其行使保险代位求偿权。的。此外,法律并没有具体界定家庭成员和成员的范围。在司法实践中,当遇到相关纠纷时,当事人和法院处理起来都会非常困难。

  基于我国的法律传统和民族道德等因素,结合相关民事实体法和程序法,笔者拟提出以下立法建议:在第六十二条中增加家庭成员和三人的范围 明确规定的规定。该规定可以表述为:“只有被保险人的家属或者家属故意造成本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才可以行使代位求偿权。

  家庭成员包括配偶、有近亲血缘关系、姻亲关系且共同居住的人,以及虽不住在一起但负有法律义务的人,具体包括夫妻、父母、子女、祖父母、外祖父母、外祖父母等。孙子们。孩子、孙子、兄弟姐妹等

  成分是指为被保险人的利益而进行活动或受被保险人委托或与被保险人有某种特殊关系的人,包括被保险人的雇员、合伙人、代理人、信托人等。”(2 ) 适当扩大适用范围。

  《保险法》第六十四条排除了人身保险合同中保险代位求偿权的适用。

  近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保险业也快速发展。人们的保险意识逐渐增强,补偿型人身保险大量出现。保险代位权应当适用于此类保险,因为此类保险适用损害赔偿原则,而保险代位权又源于损害赔偿原则。借鉴一些大陆法系国家(德国、日本等)将人身保险和财产保险中保险险种分离的经验,笔者拟提出以下立法建议:

  首先,无论是在学术研究上,还是在保险法规的立法过程中,我国目前都以保险主体为区分,采取人身保险合同和财产保险合同的二分法。为了改变补偿性人身保险合同不能合理行使保险代位权的现状,可以采取补偿性保险合同与定额保险合同的二分法。

  其次,由于上述办法将对整个保险法律体系产生彻底的影响,且目前不易实施,因此我们可以考虑采取权宜之计,保留现行的立法模式,将补偿性人身保险纳入其中。保险合同内容在“人身保险合同”一章中增加,并规定可以适用保险代位权。该规定可以表述为:“意外伤害保险、短期健康保险等补偿性人身保险可以享有保险代位求偿权,具体适用财产保险相关规则”。

  通过发现实践中的问题、发现立法上的滞后,应立即修改法律,通过立法与实践的互动,逐步完善保险代位权的相关法律法规,以期保险代位权的发展。保险代位求偿权。这一理念更有利于解决实际纠纷。

返回本文导航